决战制胜脱贫攻坚正在冲锋,Hong Kong商场的老板毛利同比减弱23.3%至2.102亿韩元

两大多品牌零售集团均陷“增收不增利”窘境
香港时尚界“龙头”企业I.T时装集团6月12日公布了截至2014年2月底的2013/2014财年业绩。
期内,I.T集团总营业额为67.469亿港元,同比小幅增长3.1%;毛利也增长5.1%至40.444亿港元;毛利率为59.9%,较上财年的58.8%提升1.1个百分点。但是,其经营利润却较上财年的4.761亿港元大幅减少12.2%,至4.181亿港元;经营利润率也由上财年的7.3%下降至6.2%。更不乐观的是,净利润的降幅更大,同比下降27.3%至2.8亿港元;每股基本收益减少25.8%至0.23港元。
其中,I.T集团在大本营香港的总营业额为36.25亿港元,占集团总营业额的53.7%,营业额同比减少2.2%;零售总收入为35.655亿港元,同比减少3.3%,同店销售下滑4%。
主打JOYCE多品牌精品买手店模式、旗下汇集了200多个国际大牌时装、化妆品和配饰产品的香港又一着名零售商Joyce
Boutique集团也出现了类似状况。
该集团6月20日公布的截至2014年3月底的2013/2014财年业绩报告显示,期内,该集团实现营业额13.395亿港元,较上财年的12.652亿港元同比增长5.9%;但是,7207.4万港元的毛利较上财年的7789.7万港元同比下滑7.48%;6167.6万港元的净利润也较上财年的6430.5万港元下跌4.1%。同时,毛利率也下跌
1.9 个百分点。
其中,该集团最大的销售市场香港市场期内营业额为10.994亿港元,同比增长
4.1%;但营业利润却同比下滑24.5%,至8441.6万港元。
作为香港非常知名的两大多品牌零售商,它们双双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租金及用工成本高企,成吞噬利润“罪魁祸首”
曾经风光无限的I.T集团和JOYCE,出现利润下滑的状况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持续低迷的消费环境下,消费者对高端品牌消费意愿减弱是首要原因。
针对在大本营香港的总营业额、零售总收入、同店销售均出现下滑的状况,I.T集团表示,不利的宏观经济环境使本已疲软的香港服装零售市场雪上加霜。虽然下半年营业额增长和同店销售增长方面均出现温和复苏,但香港本地消费者及访港旅客的消费动力尚未出现真正的复苏迹象,消费者普遍谨慎消费。在此环境下,集团谨慎扩张店铺,力求在波动的环境中保持稳定,这使期内其在香港的零售店铺总面积仅增加0.8%,至62625.8平方米。
其次,低迷的大环境下,高端定位的大牌的产品面临定价下调压力;同时,库存增加,必须加大促销力度以消化库存是重要原因。
Joyce
Boutique集团表示,期内毛利率的下跌主要是因为清货减价、折扣优惠增加所致。在系列清库存措施下,截至2014年3月底,Joyce
Boutique集团存货金额为2.508亿港元,较上财年末的2.726亿港元减少2180万港元。I.T集团也表示,期内公司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面临产品定价下调压力以及同业降价压力等。
再次,受到代理经销权到期关店影响。I.T集团和JOYCE以旗下汇集了大批国际品牌资源、并以多品牌集合店终端模式销售而形成核心竞争力。但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它们对于国际品牌资源的获得,除了最为核心的买手制模式外,还有部分是通过代理形式。代理模式下,经营存在一定风险,一旦与品牌方签订的合约到期且不再续约,已经开出的店铺就必须关店,哪怕该店已培养成熟且具有很好的赢利能力。
期内,Joyce Boutique集团所拥有的ETRO
香港特许经营权到期,其香港海港城ETRO
店及置地广场ETRO店分别于2013年7月、2014年2月关闭。ETRO在内地的特许经营权也于今年7月到期,到时,Joyce
Boutique集团位于北京国贸商城的跨层
ETRO店也将关闭,这都对公司赢利能力造成影响。
而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持续上升的各项成本、尤其是用工成本成为吞噬企业利润的“罪魁祸首”。
财报数据显示,2013/2014财年,租金继续占I.T集团总经营开支中相当大的比例,占比达到23.8%,较上财年的22.8%再提升1个百分点。同时,员工成本受持续上调的薪酬压力影响,持续上涨,占总营业额的比例为15.8%,较上财年的15.1%提升0.7个百分点。
合计来看,期内I.T集团总经营开支占总营业额的比例高达53.8%,较上财年的51.5%上涨2.3个百分点。
在香港市场,I.T集团的毛利率虽然上升1.3个百分点至59.3%,但是,由于经营成本占销售额的比例上升至53.7%,经营成本上涨,香港市场的经营利润同比减少23.3%至2.102亿港元,经营利润率较上财年的7.4%下降1.6个百分点至5.8%。
对此,Joyce
Boutique集团表示,公司香港业务的赢利能力下降,是受单一品牌店组合的贡献减少、店铺租金上涨等多重因素影响。
I.T时装集团主席沈嘉伟指出,2013年对许多全球零售企业来说都很艰难,年内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步伐缓慢,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速放缓。集团营运地区的零售状况受到消费动力持续收缩及经营成本上涨的多重压力。公司尽量减少折扣优惠,带动毛利率上升。
然而,经营成本急升仍然是许多零售企业面对的主要挑战,使净利润下滑。年内集团整体毛利率1.1个百分点的增幅根本不足以完全抵销现有店铺经营及新店扩张面临的成本上涨压力。经营开支的上升继续蚕食零售商的赢利能力,并将继续是整个行业的关键问题。

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曾是云南省88个贫困县之一。全县5.24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有一半以上是因缺少技术而致贫的。县委书记罗景华介绍,为激发社会各界参与扶贫的合力,景谷县出台产业扶持政策,给予每户建档立卡户5000元产业发展扶持资金,每户建档立卡户可申请5万元以内的财政贴息金融贷款。全县共有19家龙头企业、257家专业合作社、43家电商组织参与产业扶贫,脱贫攻坚成效显着。今年4月云南省人民政府已正式下文,批准景谷退出贫困县。

“无论是订单农业还是加工产业,都需要农民具备一定技能。这几年,景谷县举办就业培训847期,围绕粮食生产、经济作物、畜牧养殖、电商等,开展相关技术培训。参加培训的建档立卡户有3.47万人次,为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打下了坚实基础。”罗景华说。

记者调查发现,在每一个脱贫攻坚的阵地上,每一条致富路的背后,都离不开多方的同心协力——政府加力,全面小康路上一个不能少;企业助力,订单农业带动群众致富;个人努力,贫困户提高自身劳动技能实现持续增收。

深度贫困地区有多困难?这些地区脱贫攻坚成效如何?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加力?近日记者赴云南进行了调查采访。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就得啃下深度贫困地区这块硬骨头。如今深度贫困地区有多困难?这些地区脱贫攻坚成效如何?

在永胜县涛源镇,一则陕西金鹿服装加工厂的招聘广告,吸引了镇上的很多年轻人,招聘现场“呼啦啦”一下子来了几百人。

财政部农业司有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比2018年同口径增加200亿元,增长18.85%。增量资金主要用于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在支持“三区三州”的同时,重点加大对“三区三州”外贫困人口多、贫困发生率高、脱贫难度大的深度贫困地区的投入力度。

除了种植经济作物,下啦嘛村还成立了永胜超源种养殖业合作社,投资200万元新建养殖场,养殖肉牛84头。养殖合作社作为集体经济,每年收入分红将覆盖到全村所有贫困户。

同心协力投入 攻坚深度贫困今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已全部下达

决战制胜脱贫攻坚正在冲锋,Hong Kong商场的老板毛利同比减弱23.3%至2.102亿韩元。“我们家种了50亩速生林和12亩甘蔗,还养了十几头猪,一年收入能有2.8万多元。现在,大儿子考上了研究生,小儿子在职业技术学校学习汽修专业,日子真是越来越好了。”刚刚搬进新房的傣族村民李秀堂说。

“看牦牛村村民小组海拔高、气温低,特别适合种植反季羊肚菌。”松坪乡党委书记谭建美说,自然生长的羊肚菌,采摘季节是每年的11月到第二年的4月。而人工种植的反季羊肚菌,正好是6—10月上市,填补了市场的空缺。

为解决贫困群众就业难的问题,在财政部驻永胜县定点扶贫工作队的协调下,涛源镇引进陕西金鹿服装有限公司,规划建设总投资3000万元的服装厂,为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就业创造机会。要进入金鹿服装公司,需要先培训合格,再签订劳务用工协议。很多傈僳族青年踊跃报名,吃完中午饭顾不上休息,就在培训车间学习裁剪和缝纫技术。涛源镇还在县职业高中开办了专业缝纫培训班,59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学员参加了培训,初步掌握了一定技术。

现在,村里拿出30亩地做种植大棚,棚里面放了许多的菌棒,有不少已经长出了菌丝。“如果这个成功了,一亩地就可以收入上万元,我们还将扩大种植。”谭建美说。

对于贫困户来说,政府和企业的作用是帮扶,真正要脱贫还要靠自身努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