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在加速进场,从电子烟产品的实际情况来看

光伏“5.31新政”一年后:越来越多的国企进场,民企国企携手成为“一家人”

原标题:完善电子烟监管刻不容缓

9月5日,两家港股上市公司保利协鑫能源与协鑫新能源就可能出售协鑫新能源51%股权作出进一步公布,称潜在买方已完成对协鑫新能源的初步尽职调查。

电子烟行业目前发展迅速,但仍然存在监管滞后问题。当前,应限制购买年龄、提升接触门槛、加强立法,规范电子烟发展。

协鑫出售资产的现象发生在这一年并不是偶然。事实上,不管是是资本市场的买卖,抑或是领跑者项目,无不显示出,国有企业在加速进场。业内多位观察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5.31新政之后,光伏市场开始进入新的发展模式:一方面,民企转卖资产现象频出,而买家则多数来自资金充裕、融资能力更强的国有企业,另一方面,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这一次是选择了主动拥抱彼此,展开亲密的合作。

近日,由清华大学公共健康与技术监管研究课题组完成的《公共健康与技术监管研究报告之电子烟产业监管状况报告》正式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电子烟消费人数达740万人,已成为全球电子烟产品最大生产国与出口国,在国际市场上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和行业定价权。资本追逐又加速了这一风口的形成,目前中国已有数千家电子烟企业,几乎每天都会有新品牌诞生,一些电子烟头部企业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

业内观察人士认为,尽管以五大电力央企为代表的国有企业在光伏领域还不甚重视,相较规模分散的光伏,他们甚至更加青睐风电项目,但就在这两年,他们的目光开始真正投向光伏。

但在另一方面,这个新兴行业尚缺乏明确的行业标准和监管机制。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认为,对于这种市场空间巨大,又处于初期的新型快消品,政府如何有效开展监管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从电子烟产品的实际情况来看,既有烟油含有尼古丁的产品,也有类似于“雾化咖啡”这样不含尼古丁的产品,对它们的监管措施应该有所不同。“即使是尼古丁雾化系统,又可以分为电池、雾化设备和烟弹,其中电池和雾化设备属于电子产品,真正含有尼古丁的是烟弹,所以要根据产品的实际情况分别监管。另外,在生产、销售的使用场景上,应该全流程管理。”严飞表示。

这看起来像是一种因缘际会:一方面,在巨大的补贴缺口下,民营企业现金状况堪忧,另一方面,在传统煤电较难盈利且被政策遏制的前提下,出于国有资产增值保值、提升新能源业务比重的目的,国有企业则需要寻找业务增长点,而光伏则成为最为合适的标的。

电子烟对人体是否有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9年度《全球烟草流行报告》,相比传统香烟,电子烟产生的危害更小,如果固定吸烟者能够使用得到良好管制的电子烟替代卷烟,那么受到的毒性影响可能会较小,但电子烟并非无害。

北京先见能源咨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淑娟认为,这样的合作,发挥了彼此的优势,对双方都是皆大欢喜。不过,强烈倚赖政策推动的光伏产业,短期内依然面临着复杂的外部形势。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范围内,电子烟产业监管同样滞后。”严飞表示,考虑到电子烟产品缺乏统一标准,相关技术仍在快速更新,健康安全也还存在争议,这些为各国监管带来了困难。当前,各国针对电子烟产品从零限制到全禁止,监管政策存在巨大差异,而且无法完全覆盖电子烟生产、消费、营销等领域,监管有待进一步完善。

协鑫新能源的潜在买方位为华能集团。今年6月3日,朱共山发表了题为《能源变革正当时,全球光伏再出发》的演讲,称“全球光伏产业发展前景广阔,甚至将突破我们想象力的边界”,不过仅仅一天后,协鑫集团宣布拟将旗下光伏电站上市平台协鑫新能源
51%的股权出让给电力央企华能集团。

“电子烟监管应以增进社会整体福利为首要目标,首先应以保障大多数居民的健康为准,强化对使用空间与购买年龄等限制,提升接触门槛。”严飞建议,为更好地满足人民多元化需求,应适度允许电子烟作为普通消费品存在。

华能拟收购协鑫集团旗下资产包,被认为是近年光伏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变动下的一个典型。2018年11月,舒印彪调任华能集团,华能即开始发力新能源。在2019年华能集团工作会议上,这位华能新掌门提出要“实现两个突破”。其中,提高清洁能源比重被提至战略高度。“舒印彪去了华能之后,对新能源定位很高,并且企业发生了相应的管理上的调整。”业内人士向经济观察报透露,“目前华能现在将权力下放给了新能源的二级企业,也即华能新能源下的二级公司可以就新能源项目自行做出决策,并在总部备案,这大大缩短了此前的决策流程。”

有消息说,关于电子烟的立法正在推进过程中。包括工信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烟草专卖局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都参与其中,电子烟行业有望进一步规范化发展。

仅仅在两、三年前,情形还不是这样。上述人士认为,彼时,五大央企电力集团中,只有国电投对光伏还算比较重视,其他几家在这一领域处于空白,但从这两年,五大发电在光伏上的用力已经显而易见。

王淑娟认为,目前相对民企,以央企为代表的国有企业在光伏领域的不断作为已经成为一股趋势。她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光伏电站的交易量特别大,基本上都是民企卖给国企。”

与此同时,在光伏领域的“领跑者”项目中,呈现央企、国企“领跑”的态势。“光伏领跑者计划”是国家能源局从2015年开始每年都实行的光伏扶持专项计划,根据这一项目计划,国家部分用电项目将优先采用“领跑者”先进技术产品,政府将在关键设备、技术上给予“光伏领跑者”计划项目市场支持,各级地方政府使用财政资金支持的光伏发电项目,采用“领跑者”先进技术产品指标。

2019年,在7大应用领跑基地33个标段的投标中,共有国家电投、中广核太阳能、中节能太阳能、北控清洁能源、正泰新能源和晶科电力6家企业独立中标,以及三峡新能源&阳光电源、晶科电力&陕西化工、晶科电力&通威股份、中广核太阳能&林洋能源、晶科电力&京能清洁能源、晶科电力&国开新能源,合计6个联合体在竞标中胜出。

其中,中标的民营企业有正泰新能源、阳光电源、晶科电力、通威股份和林洋能源5家,剔除晶科电力以联合体的身份竞标,其他民企中标数量较少,中标规模较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