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意味国内品牌建设已经从企业层面正式上升到国家层面,精心制作了儿童服装质量宣传材料

图片 1

图片 2

5月10日“中国品牌日”的设立再度让中国品牌建设这一老话题重新提到议事日程上,也意味国内品牌建设已经从企业层面正式上升到国家层面。

5月31日,山东省质监局在济南和谐广场举办阳光纤检保健康、儿童用品安全行“六一儿童节”咨询服务活动,并公布儿童用品监督管理情况。

毫无疑问,品牌的知识产权保护是现代企业最重要的无形资产之一,也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组成部分。

儿童节前夕,山东省质监局采取“双随机”方式,抽查了我省46家儿童产品生产企业的46批次儿童服装、儿童玩具和儿童读物产品。抽查结果显示,儿童服装及儿童读物的产品抽样合格率均为100%,分别比上年抽查合格率提高了3.39和7.41百分点。儿童玩具共检出3批次产品不符合标准要求,虽然比上年监督抽查合格率降低了8.31个百分点,但抽检产品的使用性能、易燃性能等主要质量指标均合格,不合格项目主要集中在标志和使用说明上。

然而,在国内的服装行业,山寨之风比比皆是、愈演愈烈,盗版和非法仿制原创设计产品特别是一些着名品牌的设计是业界公开的秘密。

今年以来,省纤检局围绕儿童絮用纤维制品、婴幼儿及儿童服装、儿童纺织面料质量安全等,开展了执法检查活动,对省内81家次生产企业进行了检查,未发现大的质量问题。

一般情况下,商标、设计和服装图案的版权往往被视作“小版权”,一些企业由于缺乏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而屡屡遭遇版权侵权,这不仅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更严重
挫伤了企业创新的积极性,而那些不法企业反而赚得盆满钵满,当下,越来越多的本土服装企业已深陷抄袭模仿李鬼难防的怪圈。

《缺陷消费品召回管理办法》2016年1月1日实施以来,我省质监系统以儿童玩具、儿童家具、自行车和电子电器等消费品为重点,开展消费品领域的召回监督工作,累计实施召回84次,涉及缺陷消费品近20万件。

企业被侵权7年忍无可忍:这样的业态该改一改了。

活动现场,省纤维检验局现场设立了儿童服装质量咨询台,精心制作了儿童服装质量宣传材料,志愿服务队现场为消费者和儿童家长发放宣传材料,提供免费的儿童服装质量咨询和外观检测,传授儿童服装质量鉴别常识,并就消费者关注的儿童服装产品质量安全问题进行了答疑。

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国服装品牌LINC金羽杰自2004年创立,已有13年历史,是一家致力于时尚羽绒服设计的公司。该公司创始人林娜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和不少服装公司一样,他们的产品设计经常遭遇抄袭、盗版的侵害。

早在2007年,一款业内同行的新品发布会曾让林娜和同事们大吃一惊。

也意味国内品牌建设已经从企业层面正式上升到国家层面,精心制作了儿童服装质量宣传材料。“无论是款式、色彩还是花型,几款产品的基本外观居然和我们的一模一样,甚至纽扣也仅仅是标示不一样。”更令林娜不可思议的是,“这样款式的羽绒服竟然和我们是同步发售,且对方每款的售价低于我们200元。”

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现有企业涉嫌抄袭他们的设计理念和创意。此后,这样的情形并未曾中断。

“对方涉嫌抄袭的多是我们固定的20%的爆款产品。”据她介绍,服装行业,80%的利润贡献主要来自20%的服装款式。“对一个设计、研发投入占比很大的公司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事实上,当下,由于即时通信设备和拍摄设备具备轻小便捷的特点,侵权行为可能就发生在瞬息之间,但被侵权的原创产品的研发周期却不短。

据业内一位负责产品研发的专业人士透露,一件服装的花型从设计到打样、调整一套工序下来,大约需要三个月;从创意到上市,周期约为1年半的时间。“但对方如果抄袭的话不仅不花费时间成本,而且研发成本为零。一旦不能有效保护企业产品的着作权,后果可想而知。”

近日,LINC金羽杰一纸诉状将涉嫌长期侵害公司产品着作权的公司告上了法庭,索赔金额是1元人民币。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忍气吞声7年,林娜说,她不想得到多少赔偿,只是要个说法。

举证困难、维权周期长:多数案件不了了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