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战略思维的企业家必然会为明天布局,新德隆系

图片 1

图片 2

36计走为上!“新德隆系”上演大撤退

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经历了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享受到了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红利。每年的年末,各家制造商都会召开闭门会议,研讨下一年度的市场营销策略,提出市场占有率等各项年度目标,并提前做好各项准备,包括准备采购计划、货源生产计划和制定渠道返利政策等,以便在春节后把握住销售旺季的机遇,冲击更高的市场占有率。

“但凡我们用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的。”说这句话的“德隆系”大老板唐万新后来锒铛入狱。

这种发展战略无疑是十分正确的,以为代表的国产在市场竞争中取得了出色的业绩,产品质量和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赢得了客户的赞誉和。

随着唐万新2014年出狱,“新德隆系”又在资本市场若隐若现。然而从这几年资本运作的战果来看,“新德隆系”似乎重生不顺。

近几年,中国工程机械市场出现了大幅地周期性波动,设备保有量也呈现出饱和的趋势,显然,增量市场正在转变为存量市场,这一点已经成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很多有识之士的共识。

9月18日,*ST中捷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周海涛、独立董事梁振东等申请辞职。而在半年之前,周海涛的前任、时任*ST中捷董事长的马建成也是以同样方式卸任。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战略不是研究我们的未来做什么,而是研究我们今天做什么才有未来。”具有战略思维的企业家必然会为明天布局,这也保证了他们在未来的竞争中能够胜出。当市场环境出现变化时,企业的发展战略需要做什么样的调整?这个问题值得每个企业家反思。

马建成、周海涛都被传为“德隆系”旧部,被市场归为“新德隆系”操盘人。*ST中捷目前第一大股东中捷环洲、此前的第二大股东宁波沅熙等均与德隆系有关联。

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增定律

如今,随着周海涛、马建成等人的辞职,“新德隆系”在*ST中捷的撤退趋于明朗化。

在探讨企业的发展战略时,我们先介绍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增定律,由热力学奠基人之一、德国物理学家和数学家鲁道夫.克劳修斯在1854年首次提出,表述了在封闭系统内,热量总是从高温物体流向低温物体,系统逐步陷入混沌无序,任何封闭系统的熵值永远都在增加。

其实“德隆系”和*ST中捷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14年。彼时,中捷环洲通过渤海信托获得资金,最后认购了中捷股份部分股票,成为第一大股东。作为对价,中捷环洲将股票的收益权,包括未来股票处置、出售的权益,全部质押给渤海信托。

熵增,就是系统总的能量不变,但其中可用的部分却在减少,熵增过程就是一个自发的从有序向无序发展的过程。这一过程也必然体现在生命体系中,由于熵增的必然性,生命体不断地由有序走向无序,最终不可逆地走向老化和死亡。

也就是说,公司的真正控制权落入了渤海信托手中。

企业也是如此,企业越大常常流程越复杂,效率越低,各种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蔓延,每个人似乎都习惯了这种变化,这导致企业的竞争力下降,并最终走向死亡。熵增定律被认为是最令人绝望的物理学定律,根据这一定律,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和组织都会从有序走向无序,最终走向死亡!

而时任渤海信托董事长李光荣被视为“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的好友,其执掌的“特华系”曾数次为唐万新借出资金。

难怪世界上很难见到青春永驻的人和基业长青的企业,正如彼得.德鲁克所说:“管理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如何对抗熵增。在这个过程中,企业的生命力才会增加,而不是默默走向死亡。”那么,熵增是可以对抗的吗?答案是肯定的,生命系统是开放系统,吸收外部能量才有反熵增能力,一些企业从外部挖来杰出的管理人才,打破原有的封闭体系,打破原有的组织架构,目的就是反熵增。创新也是反熵增的需求,因为创新能够为企业注入新的增长动力。

在“德隆系”入驻后,“德隆系”旧部进入高管层,包括上文提到的担任过董事长的马建成、周海涛,以及副总经理刘昌贵和董秘王端等人。

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是第一个引入反抗熵增实践的人,1998年他在致股东信中指出:“我们要反抗熵增!”并明确提出了3条反熵增定律:⑴抵制形式主义:工作流程必须为结果服务,必须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原则,快速做出决策;⑵两个披萨原则:亚马逊有60多万员工,大多数团队却小于10个人,一顿饭订两个披萨就够,团队太大会限制个体发挥;⑶建立开放系统:把现金流投入一些全新的领域,如云服务、物流体系等,如果只停留在原来的主营业务上,企业最终会走向死亡,进入新领域会激发团队的活力和创新能力。

在被“德隆系”旧部“控盘”后,原本是“缝纫机第一股”的中捷股份改名为中捷资源。

所以,不要总是想着如何把企业做大做强,还是先研究企业是如何走向衰败的吧!避免衰败,才有机会做大做强,才有机会胜出。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所说:“前些年我把‘活下去’作为华为的最低纲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活下去’是企业的最高纲领。”

2015年2月,宁波沅熙成为二股东,德隆旧部们再进一步。而这家宁波沅熙,在层层股权穿透后也和“德隆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企业基业长青的秘密:一次又一次跨越第二条曲线

在入驻中捷资源后,“新德隆系”进行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先后涉足过有机农牧业、矿产资源、跨境电商,但是成功的寥寥无几。

任何业务的发展都会经历4个阶段:进入阶段、成长阶段、成熟阶段和衰退阶段(图1),任何曲线都无法避免极限点,没有哪个业务会永远增长,出现饱和及下滑是必然的规律。

比较典型的失败案例是去年12月的“闪电”重组。中捷资源于2018年11月披露拟收购跨境出口电商企业棒谷科技的100%股权。但一周之后,“由于对部分交易条款尚无法在一定期限内达成一致意见”,重组失败。

图1:商业经历的4个阶段

差不多同期,“德隆系”旧部人马就开始从*ST中捷撤退。

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不会仅考虑企业的今天,还会思考企业的未来,企业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如果你没有看见未来的发展机会,其他企业就可能进攻取代你的位置(图2),正如演化经济学创始人熊彼得所说:“创造性破坏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自然界的弱肉强食、企业更迭、改朝换代和国家兴衰,都遵循同样的道理。

2019年3月14日晚,中捷资源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马建成“因本人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2019年4月3日,周海涛任董事长。不到半年,周海涛也宣布辞职。

图2:市场的“破坏性”思维

另外两个“德隆系”的人马刘昌贵、王端也积极撤离。2018年1月25日,时任中捷资源副董事长的刘昌贵申请辞职,2019年9月2日,时任公司副总经理的王端递交了辞职报告。

企业要想基业长青,就必须将市场的创造性破坏模式引入到企业内部,用“保护性”思维来颠覆自己,在主营业务之外不断寻找机会发展新业务,必须实现跨越才可能实现永续经营(图3)。

其实在“德隆系”旧部撤退背后,中捷资源现状也着实堪忧。此前抛出的高达81亿元的定增悬而未决,股价又一跌再跌,9月19日以1.68元/股收盘。

图3:企业的“保护性”思维

图片 3

埃森哲卓越绩效研究院全球董事总经理保罗•纽恩斯,在《跨越s曲线》一书中重新定义了企业的基业长青:“一次又一次跨越第二条曲线。”(图4)

就具体的业绩而言,2017年亏损9320万,2018年亏损2.4亿。2019年4月30日起,中捷资源“戴帽”,正式变更为*ST中捷。

图4:卓越绩效企业:攀登和跨越s曲线

除了入局*ST中捷外,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2009年至今,“新德隆系”通过炒作题材、股权代持等手法,先后布局并最终成功控制了多家上市公司,包括博盈投资)、伊立浦、皇台酒业)、新潮能源等。

你的企业的第二条发展曲线在哪里?如果你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主营业务的增长上,当市场出现波动时,企业就可能面临风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