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将联合各发起单位及联盟成员,绿证对应的可再生能源电量等量记为消纳量

据悉,中国综合能源服务产业创新发展联盟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牵头发起成立,南方电网、华能集团、清华大学、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等20家单位联合发起,由国网节能服务有限公司负责具体筹建和运作。“该联盟的成立,标志着电力企业正在打破传统的‘重发、轻供、不管用’的机制,从能源供应商向服务商转型。”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原巡视员景晓波称。

“在跨省跨区的协调中,很可能是长期好协调,但临时需求不好协调”

据介绍,综合能源服务是一种基于泛在电力物联网技术,以满足客户多元化、个性化能源需求为中心,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降低客户用能成本、促进新能源发展为目标的新业态。

绿证自愿交易自2017年7月启动以来,认购量始终低位徘徊。诚然,实行消纳保障机制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各省级行政区域优先消纳可再生能源,但将认购绿证作为补充方式,是否会推动绿证交易量的显着增加呢?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相关负责人坦言:“对于绿证交易,应该是有一定的利好,但具体能有多大推动还很难说。”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研究中心主任周伏秋表示,上游的能源开发利用、综合能源系统建设、能源交易相关服务,中游的综合能源输配,下游的综合能效和环保用能,以及储能都对综合能源服务有大量需求。

事实上,有行业专家将2019年一季度各省实际消纳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权重作为参考,与2020年的最低消纳责任权重进行了对比。专家对比发现:“以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在全国范围内,如果各省可以相互平衡协调、各市场主体间通过合理的消纳量转让,总体上完成2020年的目标难度并不是很大的,像青海、云南、甘肃、辽宁等省份今年一季度的完成水平就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2020年的最低消纳责任权重。”

景晓波则提醒业界,要在技术革命浪潮中找到差别化技术和模式服务路线。“我国的综合能源服务目前还是初级1.0水平,项目大多只能技术体系内,而工业企业和园区真正需要的服务,已经从能源降低成本升级到价值创造,这就要求提出能源服务生产整体解决方案。”他表示。

“让子弹飞一会儿”——光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刘译阳这样形容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的《关于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的通知》。“政策的出台,对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保障总体上一定是利好的,至于可能存在的不完善和落地的难点,还有待政策施行一段时间后慢慢观察调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分析称,“清洁”煤炭利用受到高成本和碳排放的约束,在转型策略需要兼顾能源成本和能源安全,否则现实中难以兑现。涉及外部性,能源市场化改革有利于清洁转型,但远不能够解决转型的问题。

对于考核对象的最终确认,刘译阳表示,对于电网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监测评价”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考核。“对于售电企业和用户而言,如果没有按期完成整改,要依法依规予以处理,将其列入不良信用记录,予以联合惩戒,这样的方式对这两类市场主体是更加有效的。”而对于电网企业和地方政府,刘译阳也指出,虽然没有经济层面的所谓考核,但却会按年度公布其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责任权重监测评价报告,结果要接受全社会的监督,这种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或在施政能力上评价往往是这两类主体更看重的。“更看重什么我们就去考核什么,这样才更有效。”

综合能源发展应成为平衡能源三角的重要工具

此外,上述负责人也强调,消纳责任权重的设定也直接关乎绿证的交易量。“如果权重设定相对偏高、大家完成起来都有点困难的话,这时候在全国范围内可转让的消纳量就不会很多,那么市场主体自然会选择认购绿证。反之,如果权重是比较容易完成的,那么绿证就不会作为市场主体的优先选项。”

电力企业正从能源供应商走向服务商

但赵晓丽也透露,目前形成的考核和监测评价方式事实上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曾经有过考核地方政府的想法,但是在试行过程中发现推行不下去,国家能源局的执法力度还是受到制约的,地方政府即便不执行也缺乏有效的制约办法。相比较而言,像售电公司这样的市场主体就不那么强势,可能最终效果上会打折扣,但是从执行层面而言,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除了庞大的市场前景,综合能源服务作为技术技术密集型行业,新技术的不断发展为其未来创造了更多场景。从智慧城市、智慧园区,到智慧工厂、智慧家居,科技尤其是大数据的发展赋予了能源各方更多“智慧”。“大数据是真正高附加值的,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2020年预期全球传感器部署3000亿个,数据传感和管理将更灵活、更精准、更节能、更环保。”在周伏秋看来,能源和信息通信技术加速了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创新与融合应用。

保障机制的制定初衷是解决外送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问题。而跨省跨区可再生电力消纳涉及省级电网企业和同等级消纳区域政府之间的协调及协商。政策实施效果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见性。

林伯强表示,在未来清洁能源系统中,储能是核心,光伏的潜力最大,电动汽车将成为电力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认为能源转型能够创造经济机会,但也面临着不同的政治经济形势,新能源发展的矛盾焦点是基础设施建设。今后,要以能源互联网、智慧能源、多能互补、能源微电网等作为能源企业布局综合能源服务的抓手。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表示,消纳保障机制的制定初衷是解决外送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问题。而跨省跨区可再生电力消纳涉及省级电网企业和同等级消纳区域政府之间的协调及协商。政策实施效果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见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