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促进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弃光率降低到3%

在昨天开幕的第十届中国国际新能源大会暨展览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表示,中国在解决弃风、弃光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一些输送可再生能源的特高压工程也已启动。未来将全面解决弃风、弃光问题,尽快推出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组织新的一批风电光伏发电平价项目。

11月15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征求《关于实行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的通知》意见的函。此前,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已于2018年3月、2018年9月两度就《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征求了意见。

“目前,国内新能源的装机量已占到电力新增装机的60%左右,发电量则占到全部发电量的8%。如果算上水电,则发电量在整个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中的占比达到27%。而过去,这个比重长期是20%。”梁志鹏说。

《通知》明确了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将如何实施和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确定和配额完成量核算方法,同时公示了各省可再生能源电力总量配额指标及各省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分为约束性指标和激励性指标。

他表示,当前新能源已成为我国重要的电力来源。目前已有13个省区的新能源发电比重超过了10%,最高的宁夏已达到21%,已接近欧洲一些国家的水平。同时,在各方努力下,近几年全国新能源的消纳利用情况也在逐渐好转,今年1月至9月弃风率降低到7.7%,弃光率降低到3%,应该说在解决弃风、弃光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根据《通知》,2018年各地区配额完成情况不进行考核,随《通知》下达的2018年配额指标用于各地区自我核查,2020年配额指标用于指导各地区可再生能源发展。自2019年1月1日起正式进行配额考核,2019年度配额指标将于2019年第一季度另行发布。

另一方面,一些输送可再生能源的特高压工程也已启动或建成使用。据梁志鹏透露,最近刚刚核准的青海到河南特高压直流工程就是一个完全输送可再生能源的特高压工程。

对于,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的发布,有分析人士指出,可再生能源电力前期发展存在一定无序、过剩不均衡的问题,因此造成补贴、资源和投资的低效利用,所以推出配额制应该是在市场竞争的基础上增加了宏观调控的机制,以统筹规划引导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合理发展。既可以规范可再生能源电力市场的乱象,也可以推动可再生能源电力提高在整体电力市场中的比例、加强绿色发展的基础。

对于下一步工作,他表示,首先是加速新能源的技术进步,进一步降低新能源的成本,最终要实现与化石能源平价,实现没有补贴的发展。

为促进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保障实现2020、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分别达到15%、20%的能源发展战略目标,国家能源局相继于2016年2月29日出台《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指导意见》,2018年3月23日国家能源局曾经发布《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第一版,9月13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第二版,而11月15日,发布的《关于实行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的通知》已经是第三版。

“事实上,部分地区的新能源已具备平价条件。今后一段时期,推动平价项目建设是我们推动新能源高质量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还将组织新的一批风电光伏发电平价项目。”梁志鹏说。

《通知》明确,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是按省级行政区域对电力消费规定应达到的可再生能源比重指标,包括可再生能源电力总量配额和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满足总量配额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包括全部可再生能源发电种类,满足非水电配额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包括除水电以外的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种类。

至于降成本,他表示,要完善政策机制,降低非技术成本,包括土地、政府管理和融资方面的成本,“这些政策的逐渐完善,对我们推动新能源的平价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对各省级行政区域规定的应达到的最低可再生能源比重指标为约束性指标,按超过约束性指标10%确定激励性指标。各省级行政区域的配额指标的确定,由各省自行测算并报送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每年申报一次。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组织第三方机构对各省级行政区域申报的年度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进行评估后予以批准。

其次,他透露,下一步要提高新能源的利用水平,持续提升新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我们正在抓紧解决可再生能源利用的机制和技术问题,将全面解决弃水、弃风、弃光的问题。”

各省级人民政府作为配额的责任主体,按年度组织制定本省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实施方案,包括年度配额指标及配额分配、配额实施工作机制、配额履约方式、考核方式等。值得注意的是,《通知》对未完成配额的市场主体不再明确罚款的核算办法,而是改为“依法依规予以处罚,将其列入不良信用记录,予以联合惩戒”。

第三是健全新能源的支持机制,完善新能源发展的政策环境。“加快可再生能源发展是我们的必然选择。我们最近已在加快推进可再生能源配额制政策的制定,下一步就要尽快推出,对各省区市电力消费规定最低的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通过这样一个指标引导方式,为新能源发展创造一个持久的市场需求。同时,我们还要通过改革创新,尤其电力领域的改革创新,为新能源发展提供更便捷、功能更强大、服务更优良的公共平台。”梁志鹏说。

另外,通知中明确了各类从事售电业务的企业及所有电力消费者共同履行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义务。各类售电公司、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电力用户和拥有自备电厂的企业接受配额考核。通俗的讲,生产商不承担义务,所有中间商和消费者承担义务,但义务归义务,不考核,独立考核的只有售电公司,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电力用户和拥有自备电厂的企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