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利率超过了22%,证监会发言人高莉在5月23日表示

业绩承压暴力抗法 深大通危机发酵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28日电
两年前,山东济南的李先生出于资金周转需要,在一款名为“钱站”的消费借款信息服务平台上借款9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钱站APP上显示,借款年化利率约在12-13%,李先生认为这一资金成本尚在接受范围内,便立即在平台上申请了一笔贷款。不过之后平台生成的合同却显示,除了还本金和利息外,李先生每个月还需要支付一笔高昂的服务费。

深大通面临的危机正在持续发酵。5月27日,深大通开盘即直接跌停,股价报9.94元。

综合算下来,李先生在3年内总计还款金额超过15万,借款利率超过了22%,远高于平台承诺的年化利率。不仅如此,当他无力按时还款时,他和通讯录里的好友还会收到暴力催收电话及短信,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极大困扰。

就在5天前,5月22日,证监会稽查人员在深大通公司执法过程中遭该上市公司人员的言语、身体攻击。报警后在警方的支持下,证监会稽查人员才得以完成送达程序。

李先生在钱站的经历并非个例。近年来,不少互金平台打着“普惠金融”的旗号向传统银行覆盖不到的客户发放贷款,但往往伴随着高息乃至高利贷和暴力催收,饱受外界诟病。

“对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的行为进行查处是中国证监会的法定职责,配合监督检査、稽查执法是被检查、调査的单位和个人的法定义务,拒绝、阻碍的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证监会发言人高莉在5月23日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钱站为凡普金科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消费借款信息服务平台。其上线三年来,钱站以“撮合人”的身份撮合用户进行交易,用户登录钱站官方APP可完成信用评估、消费分期等操作,最快1分钟即可借款到账。在服务场景上,覆盖快消品、电子产品、家具家电、副业经营、装修装潢等领域,目前已累计服务用户1832.79万人。

5月25日晚间,深大通发布致歉信表示,“公司全体董监高及实际控制人全体郑重向社会公众、投资者、证券监管机构表达诚挚的歉意。”5月26日,深大通再发公告称,公司将立即辞退相关三名涉事人员,董事长袁娜引咎辞职。

钱站APP的多名用户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反映,在钱站APP上借钱的实际到账和合同金额不一致,不少借款人在借款后方知道服务费的存在。

自1994年登陆A股市场后,深大通在资本市场上已经沉浮25年,其主业也经历了多次变更,已从最初的陶瓷业务变为目前的新媒体、广告业务。而过去两年,被称为蹭热点“戏精”的深大通更是走上了蹭热点讲故事炒股价的套路。

李先生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其在app上申请借款9万元,实际到账金额为9万元,但在平台上生成的合同中却显示,借款本金为97200元。另一名借款人朱先生借款45000元,合同金额却超过了48000元。

然而,这并没有给深大通的业绩带来实质性的利好。根据2018年年报,深大通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5.91亿元,同比增长71.58%,但归母净利润亏损23.49亿元,同比减少756.46%。

李先生出示的《信息咨询及管理服务协议》显示,在这一协议中,甲方为李先生,北京会牛科技有限公司为乙方,凡普金科集团有限公司为丙方。

如今,深陷多重危机之下的深大通,以往的套路还能玩得转吗?

协议显示,会牛科技通过其运营的移动应用程序等服务端为借款交易提供技术支持、信息咨询等服务,而凡普金科则为甲方提供在合同签订时一次性的初审评估服务以及在合同存续期内持续性的还款管理、贷后管理等信息和技术服务。

深大通当前的局面,令外界将目光投向该公司实控人姜剑。

上述协议规定,对于服务方向甲方提供的各项服务,甲方应向服务方支付服务费,首期服务费为6811.20元,后续各期为1041.42元。上述协议中还提到,甲方不可撤销的同意,首期服务费由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出借人向甲方支付借款本金当日起,从甲方银行账户中划扣,支付给相关服务方。

现年52岁的青岛商人姜剑是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2016年,姜剑及其家族以110亿元的财富登顶青岛首富,在全国位列第36。

对于合同本金和实际到账金额不一致的问题,钱站方面解释称,合同金额=申请金额+首期服务费+偿付责任费,首期服务费是指借款成功之后,平台向借款人收取的审核费用,此费用在放款的同时一次性扣除。

姜剑为人十分低调,近十年来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在公开资料中,姜剑的另一个身份是加拿大中国商会副会长,此外他还是欧洲中国总商会加拿大执行会长。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自2010年起,姜剑就以前者的身份在全国各地考察、投资。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天贵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借款人与贷款公司约定的合同本金应当以借款人实际到账的金额为准。

在入主深大通后,姜剑本人并无在台前露面,在上市公司体系内也不担任任何职务,但至少三任深大通董事长或是其“提线木偶”,如5月26日宣布引咎辞职的深大通董事长袁娜,其同时是亚星实业的总裁办主任。

魏天贵表示,“借款本金的唯一认定依据只能是借款人实际到账的金额,无论借贷平台以何种名目收取其他费用,都不能以借款本金的形式载于借款协议中,更不能依此要求借款人还款。”

除袁娜外,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深大通还历经另两位董事长辞职。其中,管琛于2017年9月宣布辞职,而郝亮则于2018年12月辞职。与袁娜一样,管琛和郝亮的履历均与青岛有关,管琛曾任青岛五金集团家电公司副总经理,郝亮曾任青岛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副主任。

李先生称,当时其在平台上看到,借款的年化利率约在12%-13%。中新经纬客户端在钱站官网也注意到,“年化综合费率低至13.08%”正是钱站的宣传卖点之一。

从股权机构看,深大通2019年一季报表明,亚星实业、姜剑、朱兰英、郭守明、青岛惠风和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系一致行动人。

不过,在加上林林总总的服务费后,李先生现在每月需要还款4191.48元,需要还36期,这也就意味着借款9万元的李先生总计需要还款150893.28元。据此计算,李先生实际年借款利率为22.55%,远高于其借款时平台承诺的利率。

而姜剑、朱兰英、亚星实业是深大通前三大股东,分别持股21.42%、19.95%和13.57%,朱兰英为姜剑的岳母,亚星实业则是由姜剑、朱兰英全资持有。

周先生今年4月在钱站借入3000元,期限为3个月,借入后他发现合同本金却高达5100元,每个月还款金额为1784元,总计还款金额为5352元。如果按照其实际借入的金额来算,这一笔借款的年化利率超过30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