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仔就公交广告最常见的公交车身广告以及候车亭广告进行分析,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是上市公司暴风集团

暴风集团卷入“遣散”风暴

全仔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被朋友圈的一篇《有预算,就做户外广告!》刷屏了,利用数据以及案例充分肯定了作为线下活动宣传主力的户外广告,仍然可以以一种高度精准和有效的方式来与受众互动。当户外和数字/移动策略结合起来,我们就可以高效地与消费者之间建立连接。而作为户外广告中不可忽视的公交广告自然也是商业进行线下宣传的不二之选。

图片 1

与大多数的户外广告一样,在数据方面公交广告的达到率可能难以估计,但是比起网络上的广告宣传有其独有的接地气优势。全仔就公交广告最常见的公交车身广告以及候车亭广告进行分析。

“有哪家公司的调整,是遣散90%的员工,只剩下10%的?”张浩对《科创财经汇》说。

公交车身广告

张浩是暴风TV山西大区的一名员工。他告诉《科创财经汇》,他和暴风TV的400来名同事,已经被至少拖欠了半年以上的工资。今年4月,他们开始了向公司讨薪的历程,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在微信上收到了被公司“遣散”的消息。


暴风TV的运营主体是深圳市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是上市公司暴风集团。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的财报,其11.26亿元的营收中,有9.01亿元来自于暴风TV的硬件收入。

1、移动的广告更引人关注:公交广告是可移动的户外媒体具有高度的强制性,将广告信息主动传递至消费者,有效引起消费者对巴士广告的关注,而且每天的人流众多,车上客户接触到的广告时间长,能引起记忆加深。

5月下旬,暴风集团发布了一份公告,称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运营,暴风智能目前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2、超强的视觉冲击力:公交车身广告的发布面积40平方米、广告画面可视宽度12米、受众平均观看距离4-6米,可推算视椎顶角约90-100度,与
I
Max影院标准的视椎顶角设计角度相同。视野面积占比最大化,实现超强的视觉冲击力。

“睁着眼睛说瞎话。”张浩所在的暴风TV员工维权群里,有人愤怒地发了这样一句话。

3、多角度立体展示诱发最大可是机会:公交广告的可视范围大于270度,有效消除视角盲区,受众在通常情况下可同时观看到两个广告面,有效增加了对广告的接触机会。

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度财报,整个暴风集团的员工总数为651人,主要子公司员工数量为506人。而据了解,暴风TV全国22个大区,目前都有员工收到了“遣散”通知。

4、极强的行销针对性:针对不同消费者,选择经过消费商圈、写字楼、住宅区、超市、学校等兴趣点的线路,确保巴士广告能精准有效地覆盖目标受众。

也是从那时起,张浩与他的同事们,和暴风TV的管理层失去了沟通的渠道。而暴风TV深圳原来的办公地址深圳三诺大厦,已经人去楼空,只有一纸通知贴在紧锁的玻璃大门上,表示公司主体已然搬迁。通知上并未公布暴风TV的新址,落款时间是5月15日。

、发布形式:全车身发布:公交媒体全车身发布,画面覆盖车体表面的所有可发布位置。这种发布形式,其视觉效果具有高度一体性,且画面覆盖车身的所有表面,最大限度发挥公交媒体的视觉优势。全车身发布形式适于发布整体性较强、视觉冲击力较大的广告信息。

暴风TV被欠薪的大区员工们,直到被“遣散”后,还在继续对接客户的咨询和处理售后问题。而到上周,他们接到客户的投诉称,暴风的400售后客服电话已经无人接听,原本暴风产品的当地维修已经全部转为保后收费维修。据透露,深圳的“十分到家”家电服务,已经停止接收暴风产品的维修单。

、发布形式:双侧横幅发布:公交媒体双侧横幅发布,广告画面覆盖车身左右两侧中部的表面。双侧横幅利用车身外表最大的一块平整面,实现信息承载和传播的效率最大化,同时画面制作周期短且发布
灵活,可根据客户的突发需求灵活发布。双侧横幅适用于发布文本信息量较大、时效性较强、需要快速传播的广告信息。

暴风TV的产品运营体系已在停转边缘徘徊。这意味着它后续研发和融资能力,也将接受更大的挑战。

、发布形式:品牌公交广告:公交媒体品牌公交广告,即在同一台公交上,同时发布同一客户的车身广告和车内广告。品牌公交广告,能同时覆盖路面上的车辆行人和车厢内的公交乘客,对所有的交通参与者均有影响力覆盖效果尤佳。同时,品牌公交广告发布,可同时传播品牌的视觉信息和产品的细节信息,可满足广告主多维立体的广告发布需求。

而更大的问题是,一旦暴风TV倒下,那么整个暴风集团,也可能面临崩盘危机。

公交候车亭广告

暴风集团这个曾经创下A股连续30多个涨停的“妖股”神话,现在已经彻底破灭。


“打败暴风的,将是它自己的员工。”张浩说。

1、连接城市主干道。城市公交站台连接市区主要交通干道,车流如潮人流如织、覆盖面广、受众群体大,不论季节更替不管雨雪风霜不分白昼黑夜时时刻刻传递信息。

5月10日,大约十几名暴风TV员工,在深圳湾软件园拉起了条幅,要求暴风返还被拖欠的工资。据暴风维权员工表示,当天,暴风的承诺是“一个月内给结果”。而几天后,三诺大厦暴风TV的办公室门口却被贴上了封条。

2、超近距离宣传。城市公交站台与人们超近距离接触,最贴近公众。效果直观、生动、画面制作精美、广告诉求生动,日景夺人眼目、夜晚流光溢彩、视觉冲击力强。

全仔就公交广告最常见的公交车身广告以及候车亭广告进行分析,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是上市公司暴风集团。据暴风TV前员工透露,目前被暴风拖欠工资的绝大部分员工已经提出申请劳动仲裁。在《科创财经汇》拿到的最近一份申请仲裁请求明细表中,其中的6名员工均是从去年10月起就被拖欠工资,截至今年4月,涉及金额共计超过32万元。

3、重复灌输,连锁引导,商户追捧。不同的地段,连锁宣传,重复灌输引导使广告宣传内容印象深刻牢固,深受广大商户追捧的一种宣传平台。

“一开始的时候说是下个月就发。后来就说公司正在变更手续,钱现在取不出来。我们一开始在等,但到过完年后还没有发出钱来,大家就感觉到公司不对劲了。”一名被欠薪的暴风TV员工说,“3月份开始,我们就全部一直在追问大区负责人。他们开始说,在月底会发给大家。”但到了3月底,暴风TV承诺发放的薪资并没有实现。到了4月,“大家就炸锅了”。

4、安装方便,信息传递快捷。安装简便、刊发迅速、信息快捷,体现。投入成本低获取效益高。

从4月开始,关于暴风TV欠薪、缺货的报道,不时见诸媒体。据《红星新闻》报道,有员工爆料称,暴风TV“线下渠道几乎歇菜四五个月,全国所有仓库的货已经基本上没有了。”爆料内容还包括,暴风智能在4月解散了工作群,并通知员工“新公司”成立后,他们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离开。

5、广告发布灵活。广告发布期内可灵活调整路段,临近销售及服务终端,决定消费者购买意向。

据已离职的暴风员工透露,这家新公司名为“深圳暴风大耳朵科技有限公司”。根据企查查信息,该公司成立于今年4月10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刘苹,也是暴风TV的总经理。

6、美化城市,赏心悦目。赏心悦目,美化环境,装扮市容,提升企业知名度,具有公益性,消费者乐于接受,传播更加亲和化。

张浩也透露,从5月起,暴风TV开始着手安抚欠薪员工。HR给每个人单独打了电话,要求他们办理自愿离职手续,并签署一份《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以作为欠薪证明,同时将劳动关系转移到暴风大耳朵去。

公交广告传递的品牌信息简练而直接,不占用消费者的时间,不会像电视广播广告一样被轻易转台,不像报纸一样翻页,可以有效的避免媒体投放费用的流失。虽然公交广告因为一些原因转型较为困难,但现在在公交广告的技术应用方面正在不停地创新,相信在一段时间之后就能看到广告主利用公交广告与数字广告齐头并进宣传的场面。

《科创财经汇》拿到的这份协议书中显示,其中提到了之前的公司对员工欠薪,却并没有提到新公司会承担偿还责任,以及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后,何时能够拿到欠薪。

以上有预算就投放公交车广告就介绍到这里,如果您需要投放公交车广告,就选全媒通。全媒通致力于让广告主投放广告变得更简单!

所以,结果可想而知。“大家拒绝签署这份协议。”张浩说,随后,员工们推举代表来到公司交涉,却“没有人再理我们”。而且,他们仍然在被欠底薪的情况下正常工作,直到5月,他们开始陆续接到“遣散”的通知。

然而,维权的员工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和公司高层进行联络。“大区主管只有一句话:准备资料进行仲裁吧。”

据暴风TV员工透露,暴风TV内部已经下达通知:对于参与仲裁的员工,一律停缴社保;对于“不愿留下来继续奋斗的员工”,公司强制解除劳动合同,停缴社保。

张浩说,自己一边在申请仲裁,一边还在为着暴风“默默付出”。“直到现在,有客户咨询和要求处理售后问题,我们还是在给客户对接。”但是,公司已经告知他本月保险不给交了。“让我们有了新地方的就转走。但是转保险,就要有离职证明,要签离职合同。这是逼员工主动离职。”

张浩表示,从要求员工变更劳动关系,到办公楼搬家,令暴风维权员工们更为担忧的是,他们将最终成为被暴风“切割”掉的对象。“估计想一分钱也不给我们了。”一位暴风员工说。

另一位暴风TV前员工表示,听说“前段时间公司甩了一批货,各大区主管都拿到钱了。”

裁员、欠薪,以及声明公司还在继续“健康发展”,已经成为暴风“换汤不换药”的常态。

暴风和冯鑫早已登上过“老赖”名单。今年3月,暴风集团因劳动人事纠纷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冯鑫作为暴风集团创始人,也被限制消费。

而被公开的暴风集团失信信息项目是在2019年1月24日立案,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工资1.2074万元”,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3月9日,法院删除了暴风集团的失信信息。

在2018年中,暴风曾经历了一次裁员。到了年底,社交媒体脉脉上先后有自称暴风员工的网友称,暴风裁员的补偿款仍然还在欠账中。

一名暴风影音前员工告诉《科创财经汇》,半年前他从暴风北京公司离职的时候,他所在的研发组里,已经只剩下包括他在内的最后两个人。在离开时,他自己选择了放弃赔偿,“有的时候工资都拖欠,别说赔偿了。”

今年1月,暴风集团被曝出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据暴风集团表示,这系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进入执行阶段,涉案金额共计69.04万元。

《科创财经汇》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进入2019年以来,暴风集团已列入被执行人名单16次,最近一次的立案时间为5月20日。暴风旗下的暴风体育,同样也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今年4月26日,暴风集团发布2018年年度财报。而这份财报的整体情况,可谓“惨烈”:全年公司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净利润-10.9亿元,亏损同比达到了-2077.65%。这意味着,在过去的一年里,它已经亏光了在公司之前5年内的所有净利润。

暴风集团表示,业绩的亏损主要是由于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成本费用增加;互联网视频业务竞争加剧,利润降低。

暴风TV用亏损换增长的模式,已经宣告失败。在暴风集团里,暴风TV是最主要的营业收入来源之一。在2016年时,暴风TV就已占据暴风集团总营收的55%以上。但同时,互联网电视的硬件业务,也成了快速消耗暴风资金的一个巨大的“黑洞”。

从2013年乐视开始切入互联网电视,这个行业就成为互联网企业竞争激烈的一个新的入口。暴风、联想、小米和微鲸等品牌,都试图从中抢下一块蛋糕。谁都知道做电视硬件单品是烧钱的,但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暴风不惜承担起巨大的亏损。

在2016年,暴风销售商品的毛利率达到了-15.29%;到了2018年,毛利率更是达到-31.97%。这也意味着暴风的硬件产品,卖得越多,赔得越惨。

暴风TV的营销策略和乐视类似,也就是当时流行的“硬件免费、内容赚钱”模式,即通过补贴增加出货量,通过软件和广告服务分成获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