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便广大广告主投放重庆高铁站广告作为参考,近日本报记者致电暴风TV的CEO刘耀平

重庆作为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是中西部地区汇通全国东西南北的中心城市之一,是中西部的经济文化中心,而被比喻为中国速度的“高铁”则逐渐取代普列,成为现代轨道交通的中坚力量,今天全媒通全仔就为大家推荐一些重庆高铁广告的优质媒体资源,以便广大广告主投放重庆高铁站广告作为参考。

被爆停止生产关闭销售渠道 昔日“明星”暴风TV黯然退场?

1、重庆西高铁站LED屏广告

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冯鑫于2018年7月定下的“暴风TV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应该至少有十亿元利润的期望值,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的战略目标期望落空。

媒体位置:候车大厅LED旅客信息大屏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暴风集团旗下深圳暴风智能股份有限公司多位内部人士处获悉,暴风TV目前已经停止生产及出售电视产品,并已关闭包括暴风TV官网商城、京东及天猫旗舰店、苏宁易购等销售渠道。

5秒=35万元/月2块

为核实这一消息,近日本报记者致电暴风TV的CEO刘耀平,其未对这一消息作出正面回应,并以“我现在在会上,回去再说”为由挂断了记者的电话。与此同时,本报记者也向暴风集团董秘办及暴风集团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函,但其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回应称:“采访。”

10秒=65万元/月2块

事实上,暴风TV近日还深陷“公司解散”“员工讨薪”等舆论中,尽管暴风集团方面已经发布公告解释称系部门调整、办公地址变更,但依然难掩暴风TV目前的尴尬经营局面。

15秒=80万元/月2块

在互联网电视品牌整体遭遇寒潮的背景下,进入2019年,暴风TV的困境愈发严峻,负面新闻不断。

2、重庆西高铁站刷屏机广告

今年5月底,多家媒体报道称,暴风TV向员工正式发出了“遣散”通知。据报道,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遣散所有员工,目前公司已搬离原办公地。据界面新闻报道,多名暴风TV城市经理向记者证实,暴风TV在全国范围内的22个大区,目前都已接到员工遣散通知。

媒体点位:重庆高铁西站到达大厅

暴风TV持续面临的困境是一直没能摆脱“硬件亏损”模式,其业务一直处于补贴烧钱阶段。暴风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其TV业务硬件销售净亏损2.8亿元,毛利率为-31.97%。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媒体尺寸:2.4*1.2

由于暴风TV亏损问题严重,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称,疑似因拖欠员工薪资,被员工拉横幅追债。同时也因资金流问题,有暴风TV员工曝料称,暴风TV还违反三包规定,实行保内付费售后,涉及上千名经销商。

媒体报价:媒体报价:20.8万元/15秒/月,18万元/10秒/月,16.5万元/5秒/月

然而,对于以上负面消息,暴风集团方面均予以否认。

媒体介绍:该媒体位于重庆西站B2层为铁路客运出站必经之地,铁路客运到达人流100%全覆盖,枢纽站公交、出租、长途、地铁的换乘客流100%全覆盖!
强制传播广告到达率高。

5月23日晚,针对“暴风TV公司解散”等相关报道,暴风集团发布公告进行回应: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目前暴风智能的融资事项仍在加紧推进中。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暴风集团并未在声明中提及如何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以及公布融资事项的实质性进展。

3、重庆西高铁站灯箱广告

针对暴风TV员工讨薪和高额亏损等相关报道,6月13日,暴风集团再度发布声明,表示暴风集团和暴风TV是两家独立运营的企业,各自拥有独立的业务、独立的法人,是完全不同的法律主体。暴风集团仅为暴风TV的股东,并不参与公司运营。作为公司股东,暴风集团已经督促暴风TV积极面对、解决离职人员的相关问题。

媒体位置:售票厅LED两侧灯箱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暴风TV法定代表人为刘耀平,冯鑫为暴风TV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为15.9%,并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同时,冯鑫还曾担任暴风TV公司法定代表人。

媒体编号:CQW-S-QD-、CQW-S-QD-

尽管暴风集团方面多次发布澄清公告,但难以掩盖的是,暴风TV当前的经营状况难言乐观。事实上,由于持续经营能力不被看好,暴风TV被市场称为“翻版乐视”。

媒体报价:20万元/月/块

实际上,记者近日在采访中了解到,暴风TV如今似乎已步乐视后尘。多位暴风TV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暴风TV,包括官网商城等销售渠道均已暂停服务,“暴风所有的店铺都已经关闭了”。暴风TV负责售后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现在已经不生产电视,也不出售了。”

媒体位置:候车厅LED信息屏两侧灯箱

记者打开暴风TV官网商城发现,目前其电视产品均已不能正常购买,官网页面显示的信息为“暂时缺货”“等待抢购”“已售罄”“因排产不足,下单请咨询客服”等,同时其暴风TV体验中心页面也不能正常打开。目前,在京东商城及苏宁易购购物平台上,也已然搜索不到暴风TV产品。

媒体编号:CQW-H-QD-

“近期,在京东上面有一些问题,不出售。”一位暴风TV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媒体尺寸:8.32*5*1面

对于这一消息,一位京东家电事业部黑电采购中层人士向记者予以证实称:“他们不做了”。

媒体报价:60万元/月/块

至于暴风TV日后会否再在京东平台上线,上述暴风TV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还没接到通知。”

媒体位置:高架候车厅检票口两侧

本报记者就目前暴风TV关闭京东等销售渠道以及暂停官网商城服务相关问题致电致函采访暴风TV掌舵人刘耀平及暴风集团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均未获得正面回应。

媒体编号:CQW-H-QD-

据了解,暴风TV暂停电视产品出售服务或与其拖欠供应商款项有关。据界面新闻报道,由于资金周转不足,有数家供应商已与暴风TV中断合作,导致暴风TV库存备货紧缺。

媒体报价:10万元/月/块

有暴风TV城市经理对记者表示,2018年下半年以来,暴风TV就渐渐进入了一种无货可卖的局面。

媒体位置:候车厅西侧墙面灯箱

继2018年7月发布9000字长文《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自剖“病症”提振市场信心后,暴风集团及暴风TV的经营状况并未见好转。

媒体编号:CQW-H-QD-

今年4月底,暴风集团发布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暴风集团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同时,其发布的一季报数据显示,当季营业收入为7120.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81.60%;净亏损1749.5万元,上年同期亏损2954.17万元。

媒体报价:50万元/月/块

雪上加霜的是,暴风集团的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暴风集团2018年的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非标”审计报告。审计报告称,暴风集团子公司暴风智能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11.91亿元,截至2018年底,流动资产4.1亿元,流动负债16.6亿元。

媒体位置:商业区墙面嵌入式灯箱

暴风集团亦在年报中坦承,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暴风TV的亏损。暴风集团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暴风TV亏损高达11.91亿元,流动资产为4.1亿元,流动负债16.6亿元。

媒体编号:CQW-H-QD-

资金流面临困境,进入2019年,暴风TV更频频与供应商、合作商及公司员工等对簿公堂,并被申请冻结资金。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到目前,今年暴风TV增加了6条法律诉讼警示信息。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暴风TV被查封、冻结的财产及资金总计达869万元。

媒体尺寸:7.185*1.99*1面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暴风TV的大股东暴风集团今年也三度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2019年6月20日,暴风集团再次新增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具体原因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涉及案件的案号为京0107执634号,标的涉及金额为250万元,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同时,企查查信息显示,今年7月1日、7月3日及7月4日,暴风集团分别被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媒体报价:10万元/月/块

而同样也因为资金流紧张,经营状况堪忧,暴风TV还拖累了其核心供应商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

媒体位置:候车厅进站楼梯楣头灯箱

近日,东山精密在其回复深交所2018
年年报问询函公告中披露,公司因投资暴风TV造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5000万元。同时,作为上游供应商,其还对暴风TV及其子公司计提应收账款坏账2亿元。

媒体编号:CQW-H-MD-

本报记者获悉,2017年9月,东山精密以自有资金4亿元增资暴风TV。记者查询企查查数据发现,目前东山精密是暴风TV第三大股东,占股比例为11.02%,认缴出资额为467.84万元。

媒体尺寸:7.68*2.24*1面

而据了解,增资入股仅两年时间,暴风TV及其子公司因向东山精密采购而形成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达到5.72亿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